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恶欲之源 第十章 优香与丽奈

恶欲之源 第十章 优香与丽奈

时间:2018-09-22 「师父,你叫我怎么向其他客户交待?」  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师父的声音︰「你这臭小子,我是你的师父,是否收顺点也不能?」   我不禁大声反驳︰「收顺点?你给我的报酬只是三包卡乐B薯片,给人知道了,我的面子哪里放?」   师父随即以半带威迫的声线说︰「你可知优香那婊子多可恶,竟说你师母人老珠黄,说甚么徐娘半老还要抛头露面,累得你师母当晚足足枕着我哭了两个小时,你说你怎能不给我好好教训她一番?」   我随即半开玩笑地说︰「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做?师父,你不是要告诉我你未到三十就已经不能了吧?」   电话随即传来了师父的吼叫声︰「谁说我不能,我几乎每晚也要与你的美人儿师母来一发才能入睡,只不过若给你师母知道我搅三搅四的话,恐怕她会亲手阉了我。我也是乘她到香港开记者会才能打电话给你。」   又有谁会想到鼎鼎大名的「午夜奸魔」婚后竟如此怕老婆?在师父连续的长途电话疲劳轰炸战术下(电话费当然由我支付),我终于不支投降。   由于我手头上对优香的资料实在太少,于是我才刚飞到日本,便直驱车往我的好助手处。   晚上十时许,当田中丽奈拖着疲倦的步伐回家,竟发现家中多了一个陌生男人,但片刻间丽奈已认出这个男人正是数月前夺去自己宝贵童贞的恶魔。屈辱令丽奈忍不住道︰「你已饱尝兽慾,还找我做什么?」   我笑了笑说︰「我怀念我的好宝贝,所以来看看你。」   丽奈随即怒道︰「这里不欢迎你,快滚!」   我不怒反笑地说︰「我想你定是忘记了你的身份是我的好奴隶了吧,要不要我给你看些精采照片唤回你的记忆?」   丽奈随即洩气道︰「你到底想怎样?」   我知道丽奈已再次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,于是一把将她的娇躯抱起,压在面前的小木桌上,「我们先亲热一下,然后再告诉你。」说完已揪起丽奈的长裙,扯下她贴身的内裤,怒胀的阴茎再次进入丽奈紧窄的体内。   自丽奈被我破处开苞之后,身材更见成熟,尤其是一双娇嫩的乳房,更形饱满充实。我撕去丽奈的上衣,一手一边的不停揉弄着这温柔的乳肉,下身则以老汉推车的形式狂抽猛插着,每一下也直顶到丽奈的子宫尽头,令我升起旧地重游的醉人感觉。丽奈的面颊绯红,显示她在我的狎玩下开始动了春情,那情况就像一个半熟的大苹果,在引诱你去咬她一口。   我吻上了丽奈的耳珠,双手同时刺激着丽奈身上的性感带,丽奈的性感带于上次已被我摸熟了,在我熟练的技巧下,丽奈终于再次获得了高潮。我知道是时候把握机会,我要在丽奈的身体内深深刻下我的烙印,令她这一生再也不能离开我。   我以正常的体位继续抽插,丽奈死命的紧揽着我,发出了甜美的娇喘呻吟,而下身亦已开始慢慢抬高,配合着我的抽插。就在激情的最高峰,我再次将生命的精华注满丽奈的子宫内。   云收雨散,我轻揽着紧伏在我胸膛上我丽奈︰「小宝贝更成熟了,和我那次以后还有没有和其他人试过?」   丽奈娇羞地回答︰「没有,而且从今以后也只有你,因为自从那次被你强姦后,我发觉自己被其他男人轻轻触摸也有想吐的感觉,所以我求求你千万不要抛弃我。」   我对丽奈的答案非常满意,随即取过一粒避孕丸要她服下,丽奈不禁奇道︰「我还以为你想我为你怀孕?」   我闻言笑笑,对她说︰「暂时不需要,不过迟些你必定要为我生个健康的小宝宝。」丽奈这才满心欢喜地睡过去。   提起怀孕,不禁燃点起我心底的怒火,只因朱茵那婊子竟到深圳打下了我的骨肉,看来我必须再好好教训她一下。   我在丽奈的家中暂居了三天,其间搜集了大量优香的资料,因为其实优香与丽奈一直是中学的老同学,进了演艺界也一直有紧密的联络。我留下了一封暂别信给丽奈,便驱车直往优香郊外的家去。   当我抵达优香的家中已是晚上的十时许,我藏好机车后四周打量一下,经过了连翻的判断我肯定屋内之余下自己的猎物。于是我悄悄走到屋后,沿水管爬上大屋的二楼,以万用匙将窗锁打开,爬进了应该是杂物房的房间内。   我由门隙偷看着房门外的情况,刚洗完澡的优香穿着睡衣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内,一边抹着半湿的秀髮。由于我肯定屋内已没有其他人,所以也是行动的时候了。我粗暴的拉开门,乘优香惊讶回头察看的瞬间,一拳抽在她的小肚子上,优香随即痛得蜷曲地上,我再一手拉着她的长髮,直把她拖进睡房之内。   我把优香推往睡房的大床上,同时将摄录机放好,便如狼似虎的扑往我的猎物身上。优香明白我的意图,死命地反抗着,可措这种弱小的反抗不单不见效,更惹火了正欲焰高烧的我。清脆的一把掌先掴在优香的脸上,随之而来的一拳相继打在她的胃窝上。   腹部连受两下重击,已令优香的反抗烟消云散,只能无力地躺在床上。我粗暴地扯去她身上的睡衣,再轻轻拉下优香的内裤,转瞬间,优香已成为一只全裸的待宰羔羊。我飞快脱去身上的衣物,阴茎早已充血硬涨,準备就绪。我以双脚顶开优香的大腿,龟头已抵在优香的阴唇上,摆好姿势,再来一个尽根而入。   才一进入优香的体内,我已发觉优香早已不是处女之身,此一发现令我更添怒火,怒汉推车随即发动,龟头狠狠撞击着优香的穴心。   我双手穿过优香的腋下抓着她的一双巨乳,尽情狂捏猛扭着,阴茎则在她半湿的阴道内疯狂抽插,每一下的深入也令龟头直插入优香的子宫内,然后再将阴茎用力抽出,每一下的抽插也令优香以为自己的子宫要被我硬抽出体外,直痛得优香哭叫不停。   我伏在优香雪白的嫩背上,咬噬着她雪白的颈项,指尖同时力,拉拔着优香的乳尖,在剧痛中的优香终于高潮洩射出来,雪白的卵精一波波的洒落在我的龟头上。   也是时候给她记念品了,「我要你一生体内也藏有我的精浆。」同时将阴茎往优香的体内用力一顶,灼热的生命精华已纷纷注射入优香的子宫之内。   优香察觉到我在她的子宫内洩射,慌忙扭动身躯挣扎︰「不要!今天是排卵日。」可惜我反而将优香越抱越紧,直至将最后一滴精液全部注入了优香的子宫内。   我抽出半软的阴茎,一丝丝由精液、爱液与卵精组成的混合物由优香的阴道口慢慢流出。我以抱小女孩小便的方式抱起优香,送到摄录机的镜头前,好拍下我的战绩。   虽然有不小精液流出体外,但优香感到那其实是多余得倒流出来的残余物,自已的子宫内仍充斥着男人的精液,而更要命的是基于母性的直觉,优香更感到体内的精液已开始与卵子交合受孕,注定逃不过因姦成孕的恶梦。   我将优香抛回床上,取出麻绳,将她的左手和左脚缚在一起,而右手和右脚则缚成另一团,此举除了能限制优香的活动外,更能将她的阴阜暴露出来,真是一举两得。   我走到优香的面前,以她的一双巨乳紧夹着我的阴茎,龟头则直送进优香的小嘴内,不停磨擦着她的香舌。优香的津液沿着我的炮身沾湿了自己的乳房,成为我乳交的润滑油,而我则用力揉合着她的一双巨乳。我发觉优香的一双乳房除了大之外,乳肉雪白而柔软,更充满着弹性,最适合作打奶炮之用。   而在这温暖舒服的环境下,我很快已到达第二次的高潮,白浊的精液迅速灌满优香的嘴内,我再抽出仍在喷射的阴茎,让余下的精液全打在优香的脸上及乳房上。   优香强忍着噁心的感觉吞下嘴内的精液,但仍有不小自她的嘴角不断流出,我迫优香一一舔过乾净,再命她伸出舌头去舔净满布乳房上的精浆,白浊的一大片令优香足足花了半小时才清理完毕。   不过在我稍事休息的期间仍不忘好好奸辱优香一番,我由袋中取出了一支十二寸长的特大电动阳具,这玩物不单止大,上面更满布菱角,而炮身则分为三段朝不同方向作七种不同速度的转动;最妙的是龟头部份,除了能不断开合咬噬阴肉外,内置的吸筒更能将阴道内的爱液一一吸起,由阳具末端的喉管引出,收集起来。   我将这厉害的玩物平放地上,再将优香抱起,助她摆好姿势,令她的阴户抵在电动阳具的龟头上,同时命令她自己坐下去。优香看到这么大的阳具连面色也为之一变,可惜仍不敢遗抗我的命令,嫩穴一寸一寸的吞噬着地上的阳具。   十二寸长的巨物入不了大半,我已急不及待扭动开关,源自阴道内的强猛刺激令优香失却重心,一下子坐倒在电动阳具之上,阳具随即尽入体内。由于绳子的束缚,优香却没有站起来的能力,只能任由电动阳具翻江倒海的搅弄着自己的嫩穴。   深入优香体内的电动阳具直抵优香的阴道尽头,马眼不断咬噬着阴穴,一边吸啜着爱液。炮身则时快时慢地磨擦着优香的肉壁,其中一节正好扯在优香的G点上,每当菱角掠过优香的G点,也带给她触电般的快感。   我走到优香的面前,再次享受她的唇舌服务,一边百揉不厌地捏弄着她的乳房,直至我的阴茎在优香的唇内回复硬直。   由于优香的上、下两个小嘴已给我征服,紧接余下的自然是菊穴,我将优香抱回床上,抽出仍在转动不休的电动阳具,湿淋淋的表面满布着优香的爱液。随即拿过用来收集优香爱液的水杯,深深吸了一口,再用舌尖将爱液抹在优香的菊穴上,才拿出再次硬得发涨的肉棒,直刺入优香的菊穴内。   后庭的撕裂令优香晕死过去,但很快又痛醒过来。我用足腰力将阴茎一寸一寸的往内推进,足足把优香痛得死去活来。我足足花了十五分钟才能尽入优香的菊穴内,然后就是不理优香死活的卖力抽插,我终于得到优香后面的处女,鲜血由优香肛门撕裂处流出。   我勉强压下在优香直肠内射精的冲动,抽出阴茎以正常位再次进入优香的阴道内,我抓着优香的乳房借力抽插,令手指深陷优香雪白的乳肉之内。   炮身粗暴地磨擦着优香的阴道肉壁,优香虽然感到阵阵刺痛,但身体本能令她身不由己的紧夹着阴穴内的肉棒,优香的阴道内壁终抵受不住强烈的抽插而磨损,鲜血沿着炮身慢慢流出,仿似重历失身的光景。   剧痛令优香抵受不住,不断哀求︰「求你快射出来吧,我真的受不了。」同时玉腿夹紧我的腰肢,阴道传来高潮式的挤压。   我用尽力气直刺入优香的子宫尽头,马眼再次洩射出刚令优香受孕成功的毒液,直灌满优香的子宫内,再倒流填满了优香的阴道。   我满足地抽离优香的体内,任由优香半死的平躺床上,看着优香因注满精液而微凸的小腹,心中升起了恶魔的念头,于是将摄录机对準优香的阴道口,用力一脚狠狠的踏在优香的小腹上,充斥优香体内多余的精液随即化为一支奶白水箭劲射而出,而优香亦不支晕倒过去。   看着优香下身的一片狼藉,令我充分感到不枉此行,满足地收拾好装备,便捨昏迷不醒的优香而去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蝴蝶